> 透明政府 > 政务公开 > 鄞州动态
鄞州新村建设联拆联建模式调查
发布日期:2017-03-20信息来源:区日报社字号:[ ]色调调节:

  横溪镇大岙村励家自然村的旧房中“蹿”出几排新房;姜山镇奉先桥村50多户村民忙着装修新房子;东吴镇童一村新村建设二期工程进入扫尾阶段……这三个村在建的都是新村项目投入建设资金均在几千万元,但没有一分钱来自村里。

  村里不出钱,为何也能建新村?又是如何建的新村?他们的模式可学、可复制吗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进行了调查。

  钱从哪里来?

  区、镇两级补助+村民出资

  资金是新村建设难题,动辄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,对于一个村来说,压力可谓不小。之前,我区推行的是统拆统建模式,即村集体出面统一拆迁、建设,为此,村里需支付前期费用(或启动资金)。这也让一部分经济实力不强的村“望而生畏”。

  大岙、奉先桥、童一这三个村经济实力也不强,一年的收入均在100万元以下,其中奉先桥村仅为40万元,搞新村建设,他们的钱从何而来?

  2015年7月,励家自然村72户村民推选出3名代表,决定自己拆旧房,造新房子。项目预计总投资3000万元,启动资金148万元。村里很支持,但对于资金,明确两个方面,一是经济自负;二是凡上级补助这一项目的,村里不占、不用。

  按规定,上级补助款在旧房拆除后拨付。这意味着,工程启动前的安置房建设、宅基地补偿款等资金,都需要村民自筹解决。励裕仲等3个代表向72户拆迁户摊了牌。最终,大家商议决定多条腿走路:借贷100万元,村民提前交付一部分房款30万元,18万元是一部分村民“留下”的宅基地补偿款。

  2015年10月,在老生产队仓库地基上建起了安置房,一期旧房随之拆除。来自区级下拨的补助资金238万元到帐,励家自然村新村正式开建。

  童一村和奉先桥村的情况都差不多,他们也均采用村民自筹资金、自我平衡的办法,在用足区、镇两级补助政策基础上,村民自己出资模式予以解决。

  我区相关政策规定,按整体拆除的合规旧房面积,区级给予350元/平方米的补助,按镇类别,分别再给予30%、20%、10%的补助;对拆除地块,区级给予15万元/亩的补助。补助资金在整体拆除后经审核公示一次性拨付。

  一般情况下,加上水、电、绿化、道路等配套,联排住宅建设成本为1300~1500元/平方米,除区、镇两级补助外,其余由村民承担。按实际套型和面积不同,村民一般出资10万元至20几万元不等。多层房屋建造成本高些,村民承担部分也相应提高。

  “这个标准,我们出得起。”励家自然村村民励川国说,他今年71岁。按约定,老房子拆除后,他选择多层小套型新房,60平方米,自己只要再出二三万元,可以轻轻松松住上新房子了。

  新村谁来建?

  村民自己联拆联建

  3月16日起,奉先桥村开始大规模拆除旧房,共59户。此前,房主均已分到了新房子。

  “家家户户都要装修,装修工都叫不到了。”村支书胡立建说,按计划,工程是今年春节后竣工。可是春节前,外墙还在贴花岗石,村民就要求抽签分房。

  村民李全定说,因靠近奉化江,地势低洼,奉先桥村频受台风暴雨侵袭。2013年大台风,他家淹到差不多1米,门烂墙裂,像他一样,村民们早盼着能造新房子,住新村,免受涝灾。周边几个村新村的建成,更让村民坐不住了,会议上提,到村办公室提,一个愿望就是要造新房子。

  当区新村办推荐采用上李家等村一样办法进行拆旧建新时,他们马上组织村民前去实地考察,回来后选举代表,负责拆、建等具体工作,包括旧房如何折价、新房套型要几种、每户怎么出钱等。童一村选出了5名代表,励家自然村选出3名,他们都是敢于担当、认真负责的热心人,成为拆迁和建设中的“主角”,上门一户户做工作、签协议,选施工单位,督促施工进度和质量。村民间、村民与施工队间有问题有纠纷,也是他们出面协调解决。

  如今,新村图景越来越清晰,质量并不逊色于商品小区。励家新村用的是断桥隔热铝合金窗、中空钢化玻璃;奉先桥村桩基打下32米;童一村还规划起建成后的物业管理问题。

  “村民自己建,与上面要求建完全不一样,很多问题容易解决多了。”胡立建说,“房子拆迁速度快了,建设速度也跟上来了。”只剩下3户还在工作中。

  联拆联建模式可学可复制

  “这种联拆联建模式可学,可复制。”区农办副主任唐元震说,这也是我区补齐村庄改建速度短板的一大措施。

  唐元震表示,这一模式是在强化利益共同体理念的基础上,鼓励农民组成改建联合体,“公推民选”出各自的管理小组和监督小组,作为改建项目的实施主体和监督主体,分别承担拆建工程具体的管理和监督职能。一句话,代表自己选、方案自己定、事情自己议、工程自己管,即“联户拆,共同建,自我管”。但政府也不是撒手不管,而是重点组织引导,并坚持“统一规划、统一政策、统一配套、统一管理”,凸显的是民本理念。

  童一村支书史良善说:“好处实实在在,看得见摸得着,一是建设周期快了,二是建造成本降低了。”

  调查发现,联拆联建实施村使用宅基地,以联合体为单位进行集体申请,采用“定量不定位”的方式实施审批,因而审批时限极大地缩短限。2012年,童一村下决心建新村,结果从开始设计到招标完开工足足用了24个月,40多个审批项目跑了12个部门。而二期采用联拆联建模式,仅用了9个月。

  由村民自掏腰包、自行建造,省去以前“统拆统建”模式下村筹资建造、成本价分配安置等环节,降低了村级资金压力和财务成本。童一村因审批程序等的减少,节省成本约20%。

  目前,瞻岐镇周一村、五乡镇明堂岙村等村也采用这一模式。“可以说,它是一条‘农民新村农民建’的可持续路子。”唐元震说,“今后将加大推广力度。”

分享到:
  相关信息    
 
·我区新村建设逾2000万...
·区人大常委会视察新村建设...
·给新村建设让出一片天空
 
我要纠错】【返回顶部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本页